<listing id="dzxpn"><nobr id="dzxpn"><menuitem id="dzxpn"></menuitem></nobr></listing>

    <span id="dzxpn"><nobr id="dzxpn"><progress id="dzxpn"></progress></nobr></span>

      <listing id="dzxpn"><menuitem id="dzxpn"><cite id="dzxpn"></cite></menuitem></listing><address id="dzxpn"><listing id="dzxpn"><menuitem id="dzxpn"></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dzxpn">
          <listing id="dzxpn"><menuitem id="dzxpn"><cite id="dzxpn"></cite></menuitem></listing>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V趣味    >    藝術

          這個夏天,藝術在上海沒有靜止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22年6月13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東方IC

          文章導讀

          2022年的春天,上海經歷了一場緩慢的停頓。

          而時間沒有消失,藝術沒有靜止。

          在這個別樣的夏天,VOGUE獨家訪問了四位藝術家,他們有的被困酒店,在狹小空間之中完成了短片創作,有的收集鳥鳴,并以更為公共的方式,完成項目的伸展,有的回歸“速寫”,以最簡單的方式記錄目之所及的發生,有的被困工作室,面對物資和畫材的雙向窘困中,找到了另一種與繪畫自洽的手感。

          他們用各自的創作,完成了對于這段靜止的應對。聽藝術家如何談論孤獨,如何看待獨處,如何歸回日常。

          世界不會倒轉,時間也不會在原地等待。

          愿大家都可以找到自愈、自洽的方式。

          藝術家 孫遜

          靜止:61天 上海徐匯

          這段特殊的日子里,日常的生活是什么樣子的?

          在酒店封控,日常生活與平時無異,中午起床然后工作到深夜,吃的無所謂,無非就是回到學生時代。

          在靜默的時間里,進行了哪些創作?

          在靜默時期,創作了一部時長超過十分鐘的動畫作品,這部動畫是對上海封控最好的回應。封控期間可以說要什么沒什么 ,但越是這樣的現實就越需要挑戰性的工作。

          在之前的創作中,其實創作從尺幅到內容,彌漫與擴張也有跡可循,包括在實體空間的創作,如電影院也完成了對于公共空間的占領,這次對于空間的使用有哪些不同?

          這次封控的酒店面積非常有限,可以說根本就沒有什么空間。故所有的東西都做的很小,但作品中所有的東西都與生活相關, 這次創作的“空間”就是真體的生活。

          在作品完成/傳播的過程中,讓你印象深刻的是?

          我覺得這次的創作,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來自朋友的溫暖,沒有朋友的幫助,自己實在太有限了,所以我特別感謝我的朋友們。

          這些創作和過往的創作軌跡有哪些不同?或者有哪些和而不同?

          人的靈魂不可能出離自己的身體,但心可以,心愿的力量是無窮的。所以酒店的房間也可以是我的身體,整個世界也可以是身體,自我的存在只是一種虛幻的感知罷了。

          在靜止的時間中,獲得了哪些新的思考?看了哪些書/哪些音樂?

          這些創作與以往我的創作有一點是一致的,就是必須與現實相關。但是這次面對的情況更極端,在安靜的封控中確實對人生的本質與形式有了一些思考,想明白后特別開心。特別是索達吉堪布講的《盜夢空間》和慈誠羅珠堪布講的《黑客帝國》真是讓我學到了太多東西了,并且極其快樂。

          對于時間/靜止,有了哪些新的理解?

          時間是關于連續性的假象,我們的生命也一樣,以此為基礎。就可以更好的理解什么是當下,那所謂的靜止還存在么?     

          如何戰勝孤獨?如何看待獨處?如何歸回日常?

          無所謂孤獨無所謂獨處無所謂日常,更無所謂戰勝了。

          解封后,第一件做的事是什么?

          解封后第一件事是睡覺晚起,與平常一樣,我無視解封。

          這段時間帶給你最大的變化是什么?

          這是他們的游戲和我比較遠,但藝術家的工作是記錄這個時代, 我們不會有變化,我們觀察這個世界如何變化,還有他們會變成什么?

          藝術家 劉毅

          靜止:61天 上海普陀

          這段特殊的日子里,日常的生活是什么樣子的?

          在家,每天和家人在一起,日常生活像裝了放大鏡、每個細節都放大了。

          在靜默的時間里,進行了哪些創作?

          鳥鳴電臺,源起于2022年4月的上海疫情,是一個我發起的可持續公共藝術共創項目。通過社交媒體向公眾收集鳥鳴錄音并且分享。至今已收集了來自上海以及中國其他城市還包括世界各地的鳥鳴900多個。意在“發現并分享身邊本有的美好”。這也是疫情下所形成的共鳴與療愈。目前,此項目還在持續進行與生長中……

          同時,我每日的手機屏幕繪畫也一直在持續進行,聽鳥鳴的同時,也會想象鳥的形象,并畫了很多想象中的鳥。另外,對于無人的城市,也做了想象,也會畫一些沒有人的城市,但樹、雨滴、河流、房子和鳥還在那里。

          詳細地介紹下這件作品的創作過程,是什么讓你關注到聲音的表達?

          起初的原因是在陽臺上聽到了好聽的鳥叫,并以禮物的方式分享給好友,后來就逐漸形成了一個大眾參與的共創作品。這個作品在持續發生,會繼續做下去。所以,我期待這個作品始終不會完成,而是持續。這會給我帶來驚喜,就像是種一棵樹苗,期待它繼續自由放肆生長!有意思的是,不斷有人來關注鳥鳴電臺,也會問我接下來怎么辦?我就大膽想象、無論真的電臺還是網絡虛擬電臺,無論是雕塑,裝置,還是音樂會、戲劇、人工智能、電影,無論是醫院、學校辦公樓,還是社區、劇院等等等等,都將會有鳥鳴電臺的未來。

          這些創作和過往的創作軌跡有哪些不同?或者有哪些和而不同?

          公共藝術最迷人的地方就是大家在一個場域里一起來做一件事情,然后產生共創得到共享得到共鳴得到共生。所以作為公共藝術的創作者和研究者,這也正是我一直在做的事。前段時間出了一本我的書關于公共藝術的創作《一起》。

          在靜止的時間中,獲得了哪些新的思考?

          一直持續在思考,但還是老問題:我是誰?我將去向何方?

          靜止,是和一個相對的空間獨處,對于空間的理解,是否也發生了激變?

          世界一直在變,沒有靜止的時候,哪怕封控期間。所以變化這種常態我看作是一種靜止的狀態。所有的還是回到自己吧,有了對自己的不斷認知才會體會到所謂的空間。

          對于時間/靜止,

          有了哪些新的理解?

          沒有新的理解,而是更加證明了以往的理解?!帮L動幡動,仁者心動”。

          如何戰勝孤獨?如何看待獨處?如何歸回日常?

          孤獨不需要去戰勝,他本很美。

          獨處是呼吸的一部分,也許是吸,也許也是呼。

          日常就在那,談不上回歸。

          疫情之后,帶給你最大的變化是什么?

          更愛身邊的人,事,物。

          解封后,第一件做的事是什么?

          草地上滾一圈。

          藝術家 高潔

          靜止:61天 上海長寧

          在上海,經歷封控的時間是多少天?

          陸陸續續有連續幾天不能出門的情況。非常嚴厲的封城開始于4月1日,一直封到6月1日,整整兩個月61天。遠遠超過病毒的潛伏期:3-5日。

          這段特殊的日子里,日常的生活是什么樣子的?

          按照無數新術語中的一個:“足不出戶”,連走廊也去不了。日常生活是不斷的重復收到幾天后可以出門的通知,然后再得知政令又變了,又要再加幾天。如此幾次后便開始認真規劃長期不能出門的生活,開始每日畫畫。由于一開始通知的是封城幾日,并沒有在家中準備任何美術用品,沒有顏料畫布畫筆,也買不了,只找到了幾年前留作樣本的一本從巴黎帶回的特殊規格的水彩紙。這是一顆種子,于是今年春天便種下了。

          在家中。已經沒有任何合規途徑可以去工作室了。對一個搞藝術的人來說工作室才是生活。而其他平時會做,無論緩急的事情,都被阻止了。比如平時吃的降壓藥通過管理者的途徑買來的藥只是與我提供的藥品名字相像,微信詢問醫生,她建議不要吃。而要去醫院被通知只能叫救護車,這種情況下就不去了,硬扛著。所以我理解那些因為就醫困難問題情緒崩潰的甚至造成慘劇的事情。在貧富差距很大,醫療及各種保障不足的社會里,太多的人本就都有著各種不得不去奔命的事情,一旦阻止,就是各種災難,而這些災難大多數并不明顯,受害者也大多不愿意大聲哀嚎。

          在靜默的時間里,進行了哪些創作?

          每天看到什么就畫畫什么,我只是盡量客觀記錄,我所看見的,我正身處其中的環境,我的生活。對一個從小就在每一本課本的空白處,將每一本作業本都畫滿的人來說,畫畫就像吃飯,喝水,呼吸一樣是最基礎的生理需要,只是“活著”。

          可否詳細地介紹下這系列作品的創作過程。

          醒了,做早飯,吃,鋪上紙,畫,做午飯,吃,畫,開燈,做晚飯,吃,畫,關燈,睡覺。

          為什么會選擇“寫生”這樣一種繪畫中最為基礎的方式?

          如果說,藝術是一種語言。

          當我們需要討論一件很不容易看見的,隱匿于社會規則之中的事物,或者體驗,或者情感。我們需要選擇最合適的材料,營造最合適的展廳,限定語境,鋪墊,細膩的描述過程,塑造感覺,花費數月時間去打造,讓觀眾得以體驗從未體驗過的經驗,引誘觀眾共同思考,與我們一起打開一件藝術作品。

          但今天我們所共同面對的問題并不是隱匿著的,它已經呼的一下拍在了我們每個人臉上,它也不是難以體驗的,人們也并不是缺乏思考的。于是我們需要最直觀的感受,最客觀,最瑣碎,最日常,最流暢而快速的話語,最好敏感又帶有一點點生活所需的美感。簡單的圓珠筆和紙,更適合我們今天所需。平靜,日常,真實,體驗,共情。也可以說,這些畫并不是完整的作品,你的人生才是,我的畫只是你的一部分。

          在面對這些正在發生的時候,有哪些是讓你最為有感觸?或者印象深刻的?

          已經麻木了,頭暈眼花,我只是還“活著”。

          這些創作和過往的創作軌跡有哪些不同?或者有哪些和而不同?

          只有材料和形式上的選擇有些表面不同,我的藝術依舊只是我的語言,我認為應該說的話,而能說的,也只是從書上,體驗中獲得的那點東西。

          在靜止的時間中,獲得了哪些新的思考?看了哪些書/哪些音樂?

          關于電影方面的書,從電影的角度去思考如何描述一個故事,讓我對每個人的行為理解更多了一些。一些韓炳哲的書,輕松又獨到,很有趣。沒有聽音樂,因為數碼世界帶來的東西已經超過了我承受的極限。

          靜止,是和一個相對的空間獨處,對于空間的理解,是否也發生了激變?

          對空間和時間的感覺變得麻木,手足無措。

          對于時間/靜止,有了哪些新的理解?

          沒有理解,只是變得慌亂。

          如何戰勝孤獨?如何看待獨處?如何歸回日常?

          藝術家平時就是孤獨的,經常獨處。只是太長的時間,更加極端的環境。解封后,我看見許多人有皮膚病,耳鳴,我覺得我也哪里不舒服,但不知道具體哪里壞了,恢復不了正常狀態,腦袋一團漿糊。

          疫情之后,帶給你最大的變化是什么?

          疫情前我特立獨行,只關心自己的書,生活和藝術,不太關心大家共同的境遇,因為我無能為力?,F在不得不關心了,因為我被迫成為共同命運的其中之一,雖然依舊無能為力,但也無法特立獨行。大多數人也是這樣的,擠在一起,驚慌失措。

          解封后,第一件做的事是什么?

          去工作室。

          藝術家 龔旭

          靜止:74天,上海浦東

          在上海,經歷封控的時間是多少天?這段特殊的日子里,日常的生活是什么樣子的?

          我在上海疫情最嚴重的浦東新區,前后加起來74天,從3.19小區封樓直到6.1可以出小區。在這74天當中小區一直處于封鎖狀態,期間因為居住的樓里屢次出現“密接者”和“陽性人員”,樓也被封過三次,其中有近一個月的時間樓都不準下。因為之前2月開始就一直在緊鑼密鼓的籌備昊美術館的大型個展,所以封鎖的時候,人正在工作室,就這么突然的被隔離了兩個半月。說實在的,日常的生活,有相當部分時間是在“搶菜”,想辦法弄來生活物資,發放的物資其實無法維持一日三餐的正常生活,也買到了20塊錢一顆的青菜……

          在靜默的時間里,進行了哪些創作?

          把本身要展出的作品又拿出來重新完善了一下,一邊看著已經畫完的作品,一邊倒是有了大把的時間把自己之前的創作思路進行了一些梳理。

          可否詳細地介紹下這件/多件作品的創作過程。

          因為沒有物流,導致好幾個顏色的顏料用完斷了貨,所以有一件作品畫的非常慢,從三月中旬畫到了近四月底。從一蹴而就,揮灑自如的畫完一幅畫變成了,慢慢悠悠的來回琢磨,創作體驗上差別很大。

          這些創作和過往的創作軌跡有哪些不同?或者有哪些和而不同?

          軌跡其實有延續,也有變化,但變化并不是因為疫情,而是這次個展本身就想尋求在表達語言上的突破。以前的作品或許會給人更加“黑暗”的感覺,而最近更加的直接,如果要形容的話,可能是變得“陽光”了些吧。

          在靜止的時間中,獲得了哪些新的思考?看了哪些書/哪些音樂?

          靜止的時間中,越發的覺得過于快速網絡化的社會,對于上一時代的人實在是太不友好了,并且對還處在這個時代的漩渦中的人來說,將來也會被這種所謂的“便利性”給拋棄??戳撕眯v史書,當然歷史本身就是我的愛好,比如《天朝的崩潰》、《非漢中心史觀的建構》等等這類的書。音樂方面聽了很多FC游戲的電子樂,因為個人是個復古游戲愛好者。

          靜止,是和一個相對的空間獨處,對于空間的理解,是否也發生了激變?對于時間/靜止,有了哪些新的理解?

          被封控和獨處還是不太一樣的,好比“坐牢”和“隱居”是兩碼事。感受最大的就是6.1出門的時候感覺做了一場春秋大夢,恍如隔世。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但看著街邊一家家關閉的店鋪,以及一望無盡的核酸隊伍,又好像什么都變了。

          如何戰勝孤獨?如何看待獨處?如何歸回日常?

          孤獨是無法戰勝的,因為變化的始終是你的想法,并不是孤獨本身。而獨處對于藝術家來說本來就是必修課,更多的獨處可能會帶來更好的創作。

          目前的客觀情況是還沒有回歸正常。

          疫情之后,帶給你最大的變化是什么?

          疫情還沒有過去,局部地區不時的封控依舊在持續,但這兩個多月帶給我的觀念變化是正常的一日三餐生活原來可以變得這么奢侈!

          解封后,第一件做的事是什么?

          去河邊透透氣,呆呆的看了一個小時天上的云。編輯:朱凡 Juvan Zhu

          撰文:Sepi

          圖片提供:藝術家

          美術:羅蘭

          將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這個夏天,藝術在上海沒有靜止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又黄又爽又刺激又免费大片
          <listing id="dzxpn"><nobr id="dzxpn"><menuitem id="dzxpn"></menuitem></nobr></listing>

            <span id="dzxpn"><nobr id="dzxpn"><progress id="dzxpn"></progress></nobr></span>

              <listing id="dzxpn"><menuitem id="dzxpn"><cite id="dzxpn"></cite></menuitem></listing><address id="dzxpn"><listing id="dzxpn"><menuitem id="dzxpn"></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dzxpn">
                  <listing id="dzxpn"><menuitem id="dzxpn"><cite id="dzxpn"></cite></menuitem></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