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dzxpn"><nobr id="dzxpn"><menuitem id="dzxpn"></menuitem></nobr></listing>

    <span id="dzxpn"><nobr id="dzxpn"><progress id="dzxpn"></progress></nobr></span>

      <listing id="dzxpn"><menuitem id="dzxpn"><cite id="dzxpn"></cite></menuitem></listing><address id="dzxpn"><listing id="dzxpn"><menuitem id="dzxpn"></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dzxpn">
          <listing id="dzxpn"><menuitem id="dzxpn"><cite id="dzxpn"></cite></menuitem></listing>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V趣味    >    藝術

          一場青年女性創作者跨越電影/文學/藝術的靈感游吟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22年10月14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東方IC

          文章導讀

          OGUE 10月刊邀請6位/組年輕創作者——于文文、陳劍瑩、楊好、劉佳玉、丁一滕、陳虹曲&喻靜璇,跨越音樂、電影、寫作、藝術、戲劇、游戲等多個領域,記錄他們的故事,書寫他們的創作脈絡,靈感如同星火,攜帶著充沛的能量,撲面而來,勢不可擋。

          此刻,創作,不停。

          在戛納捧回了最佳短片金棕櫚后,

          陳劍瑩并沒有得到多少喘息的機會。

          從蔚藍海岸,一路到巴黎,

          再輾轉踏上回國之路,

          她的時間被各種社交、采訪、

          分享會擠得滿滿當當。

          盡管忙碌,她依舊享受其中。

          這也是她一貫的行事作風使然

          ——勤奮、堅韌,

          擁有極強的行動力,

          不會被突如其來的榮譽沖昏頭腦。

          陳劍瑩的性格風風火火,作品卻充滿著細膩的真情和豐盈的想象力,《海邊升起一座懸崖》在戛納的一鳴驚人也得益于此。陳劍瑩用“詩意”來形容自己的創作風格,這也是很多人對《海邊》的第一印象。片中,隕石即將撞擊地球,災難一觸即發;江邊的小鎮隨時都有可能被倒灌的海水吞沒,居民們在危險到來的前夜紛紛準備撤離,沉默寡言的念念卻決心在離開之前好好地與兒時的伙伴告別。在這部氤氳著憂郁懷舊氛圍的短片中,她騎著助動車穿梭在即將消逝的小鎮,努力在廢墟和不安中尋找一絲往昔的痕跡?,F實仿佛夢境中一般漸行漸遠,念念在這里完成了她對城市和過往的體認,她與記憶的告別,真實而傷感。

          白色絲緞長袖上衣、皮質風衣、長褲 均為Chanel 

          說起《海邊》的創作契機,陳劍瑩坦言與疫情期間自己的狀態息息相關。那是一段停滯、摸索的時日,突如其來的旅行禁令,讓她無法按照計劃開啟自己的長片。而彼時,她已經有兩三年的時間沒有出作品了。不安的心緒在所難免,作為新導演,她在平日經常受到的各方質疑,也加深了這種焦灼。但正是這段寢食難安的時光,重塑了陳劍瑩的創作觀,甚至是看待世界的態度。她突然發現,很多時候并不是自己想拼盡全力往前沖就可以達成目標。疫情迫使她從“向外看”轉變為“向內看”,她開始學會在獨處中發現新的自我。這些觀念的改變,自然而然地融入到了《海邊》的創作中。而這個誕生于朦朧狀態中的項目,被當時的她看作是給自己的最后一次機會。

          “悲情時代下的浪漫主義”,是陳劍瑩為《海邊》定下的先導概念。于是在腦海中,她建構了一個小鎮少女尋找與游蕩的故事,這成為了影片的劇本雛形。影片的取景地在宜賓,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時間仿佛在這里凝結。陳劍瑩對此情有獨鐘,她希望通過對攝影、調色和剪輯的悉心編織,去復刻自己對這座城市的直覺。在勘景的過程中,當地的風土人情進一步完善了故事的層次,也為主題增加了新的表達切面。超現實的視覺、長鏡頭的運動、膠片的質感,一個個細節不斷得到確認,共同建構起了一個末日來臨前迷人的水邊世界。

          陳劍瑩說《海邊》最為順利的部分就是融資,長片的投資方在聽聞短片計劃之后,毫不猶豫地表示了支持。盡管在找錢上,項目并沒有遇到很大的阻礙,但在其他方面,則遠沒有想象中的順利。膠片拍攝的不確定因素很多,為了保險起見,同時得用數碼機器拍攝備份,人員投入瞬間翻倍。影片一共有超過二十個場景,對于一個短片來說,堪稱魔鬼工作量,轉場的時候要扛著設備上山、下水,每一次都異常艱難。

          在陳劍瑩看來,與創作上的精神折磨相比,這些拍攝現場的“皮肉之苦”根本不算什么。影片在文本階段就設置了很多層次的表達,試圖讓每一個觀眾都在其中感受到不一樣的內容——有的人看到對家鄉的留戀,有的人看到的是對離開還是留下的選擇上的搖擺,有的人則看到記憶中閃閃發光的珍貴瞬間。如何把這些層次用超現實的方式清晰地表現出來,讓人心力交瘁。團隊不斷絞盡腦汁地推敲,又不斷地將自己推翻。

          回望整個過程,陳劍瑩很自豪地說,《海邊》是她完全跳出舒適區的創作。她過往的作品更聚焦于人與人之間的情感,而新作講的是人與自身所處的環境、時代時間的情感,更為抽象,是她給自己在主題上設置的第一個挑戰。視聽語言上,這也是她第一次在作品中設置如此多的外景。如何在沒有條件創造光效的情況下,用攝影機捕捉自然的天光,同時保留獨特的視覺風格,也成為拍攝時的一大難題。因為這些方方面面的“第一次”,完片后陳劍瑩惴惴不安,她無法預知觀眾目睹成片后會有怎樣的反應。好在最終的結果證明,一切的付出和推敲都是值得的。

          陳劍瑩從來都是一個勤奮的人,早在紐約大學求學期間,她就不讓自己有一刻閑著。她跑遍全球,在世界各個角落體驗不同的生活。為了不讓自己手生,她更是滿世界飛,努力抓住每一次拍片的機會?!皩ξ襾碚f,勤奮一直都不是什么困難的事兒。而我之所以能夠走到今天,更離不開‘堅韌’二字?!痹陉悇Μ摽磥?,青年導演的成長之路上布滿荊棘,太多的不信任,太多的懷疑,會讓人隨時隨地想要放棄。但好在,她在創作中找到了堅持下去的方式。也得益于強大的行動力,讓她在一個大體量項目無法順利展開時,及時調整方向,投入短片的懷抱,以小博大地完成了自我價值的體認。

          在不斷工作的過程中,陳劍瑩最大的感悟是“電影世界里,沒有那么多的‘ready’。在執行中,人才會變得越來越‘ready’”。劇本永遠都在打磨,剪輯永遠都能調整,如果一味等待,將會喪失很多機會。而試錯,也不啻為一個實現自我成長的絕佳機會。

          說起戛納獲獎后自己生活上發生的最大變化,陳劍瑩發現自己突然多了很多與更年輕的創作者交流的機會。在這個過程中,她欣喜于自己的經歷能夠給他人帶來一些力量;而這本身也成為燃料,反哺了她的精神狀態。金棕櫚的加持,不僅為她接下來開發的新項目帶來契機,也幫助她摒除了此前的顧慮和浮躁,變得更加純粹。她希望能夠借此機會,把手頭第一部院線長片做好。

          在陳劍瑩看來,高光時刻永遠都是短暫的,低谷才是人生的常態。很多事情無法陪伴人的一生,但是“愛”卻可以,無論這個愛來自他人,還是源自自我。也因此,“愛”會成為她接下來持續探討的電影主題。她希望自己的影像語言能夠一直飽含深情,踏踏實實地為觀眾、為自己講好一個又一個故事。

          楊好的寫作者身份總是

          被賦予一些特定的前綴,

          這幾乎成了她在創作中

          需要面對的天然博弈:

          她筆下的故事和角色一定只關乎人,

          及其背后復雜的、流動的、

          不斷變換的世界,

          而非簡單直白的標簽。

          這是楊好在盡情暢游文學之外的

          世界又回歸最初的理想后,

          渴望用文字做到的事情。

          “即使知道那些是你自己虛構出來的人物,但到最后你依然會對他們產生一些很特殊的感覺。無縫銜接到下一個創作,我認為是太過于機械化和技術化的。但你還是得處在一個‘我要動筆’的狀態?!?楊好在去年推出了自己的第二部長篇小說《男孩們》,故事追蹤了兩個男孩成長過程背后的沉痛秘密,以及他們面對虛擬的游戲世界、處在人性的深淵如何探索和掙扎。在楊好的文字里,讀者能普遍感受到一種節制,一種恰到好處的距離感,但她自己卻一直處在對作品依依不舍的告別中?!赌泻儭芬呀洺霭媪藢⒔荒?,楊好有點像是進入到一個不太順利的瓶頸期。她從每天五十字、一百字慢慢恢復寫作,腦海中仍然在不斷思考下一本書會是什么樣的面貌,并且無論在做什么事情,始終繃著一根捕捉細節與瞬間的弦?!耙幻麑懽髡邞撌?4小時都無法休息的狀態”,楊好這么認為。

          棕色長袖毛衣 Giada;黑色百褶裙 Hermès;

          耳飾 Bimba Y Lola

          人們常常把楊好定義為一位“青年女性作家”,但她卻對這樣的前綴不以為然。她認為一旦把任何限定語加在了‘作家’這個名詞前面,就仿佛把創作者劃分為一個個特殊群體,造成一種不公平競爭?!拔膶W的競技場上不分性別,不分年齡?!痹谶M化為一個純粹的創作者的成長過程中,楊好繞過許多“彎路”:出生于文學家庭,從小就想當作家卻一直“逃離”文學,不斷在文字以外的世界嘗試著“是否可以用更實際的行動為這個世界做些什么”;她學過電影劇本寫作和德語,學過比較文學、藝術史、藝術商業,甚至在前幾年搞過創業,但終于在創業壯烈的失敗之后,“被打回到這條道路上的時候”,她開始意識到,“文學也是可以為這個世界做些什么的”。

          于是在2019年3月,楊好出版了處女作長篇小說《黑色小說》。故事發生在倫敦,青年M想當作家,女孩W是留學的美術史學生。這些不難看出楊好自己生活經歷的投射,她形容這是一段“把憋在心里的感受、把保存的記憶傾涌而出的感官刺激,一種依賴直接經驗轉化而成的文學體驗”。而到了2021年出版的《男孩們》,她對創作的出發點有了更多層的思考:是該繼續在虛構上構建新的實驗嗎?還是找新的方式去呈現自己對這個世界的使命?隨著寫作、閱讀、思考時間的增長,想法的變化不斷雕塑著她作為一個創作者的成長?!拔椰F在認為一個好的創作者不應只依賴于自己的體驗,哪怕在看似特別同質化的城市生活里,仿佛不經歷任何波瀾,我們也會遇到關于人性的各種懷疑。對于一個真正的寫作者來說,遇到什么樣的經歷是你不能去苛求的。但是從這樣的經歷中,你轉化出來對人性、對世界、對歷史、對時間的看法和構建,這是對寫作者能力的考驗?!?/p>

          “懶惰”是楊好十分警惕的陷阱,這一種“惰”并不單指向字面意義上的不勤奮,更指向在寫作上選擇投機取巧的捷徑,這有時甚至是無意識的?!皩懽髌鋵嵑苋菀讓憽疄E’。當你寫完第一本書的時候,已經掌握了一些文字和寫作的技巧,你繼續憑著技巧也能寫,但那樣的小說很容易套路化?,F在我們獲取閱讀資料比較容易,你也可以從別人的閱讀經驗里構建出自己的一套技巧和套路。但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是一個技術玩家。其實我覺得越寫越要認清如何擺脫閱讀經驗,擺脫懶惰帶來的文學套路?!?/p>

          然而形成“個人風格”并不同于陷入“套路”,后者是一種技術、知識,甚至是一份可以被刻意訓練出的成果;而前者超越語言和文字本身,是讀者能瞬間識別的獨屬于作者的看待世界的方式。這也是楊好作為一名寫作者的最終目標?!拔抑荒苁窍蜻@個目標努力,不停地推翻一些東西,然后重建一些東西。我希望對每一件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p>

          在開始第三部長篇小說的漫長旅程之前,楊好決定進行新的嘗試,讓中短篇小說成為她恢復元氣的 “回血包”。但即使是這個新的開始也不如她想象中順利,一篇中篇小說寫到15,000字,三分之二的篇幅已經完成,她既不滿意,又無法進行修改,于是寧愿全篇舍棄?;仡欉@一年,楊好對創作上的“斷舍離”顯得十分淡然,與這些決定本身的沉重形成鮮明的對比,“也是會掙扎,今年的困難就在于總是寫一寫就要廢一些東西,進展很慢??赡苁钦麄€社會的價值觀也不斷地在沖擊著你的創作,而創作者無法做到兩耳不聞窗外事就自己編故事?!?/p>

          從《黑色小說》到《男孩們》的兩年間,關于多元化、包容性的進步議題,在后全球化時代受到保守主義的挑戰,不同地區之間因為缺乏交流而加劇隔閡。楊好在更具象化地反抗一個二元的世界觀,“因為那很輕易地促使人給文學作品做一個好與壞、善與惡的判斷,而文學本身只指向人,只指向世界,無法簡單去區分好壞善惡。所以當下的文學作品反而容易變得單薄,看似好像是代表了女性,代表了被壓迫的群體,代表了看不見的人,但其實這些代表本身就是有問題的。因為每一個人處在世界上都是特別渺小的個體,一個人就是一個人。我們要看向個體,而不是看向我們代表了什么。讓我難過的是,當聰明的寫作者知道自己要代表什么的時候,文學也就成了一個手段,一種障人耳目的人際游戲?!?/p>

          小說需要反映充斥于這個世界的復雜狀況,而并非呈現直白、易于判斷的事情。要做到這一點,楊好認為另一個要警惕的陷阱是“知識”。她一面貪婪地汲取書籍、電影、音樂中的養分,一面又警惕知識制造“問題被解決的假象”的能力?!拔乙欢确浅P欧钪R,我以為知識會是通向救贖之路的一切?!?但當楊好決心成為一個純粹的寫作者時,她認為自己必須做一個決斷,“如果我就做一個游蕩者,哪里都不屬于呢?我也花了很長時間才離開知識帶給我的安全感。我發現我反而更自由了,不再是單純地攫取知識,而是產生一種反方向的思考,用另一種思路閱讀。這讓我平靜下來了,因為當知識不再成為我的立身之本時,反而給到我不同的營養?!?/p>

          做一個游蕩者,楊好寧愿置身于一種更不穩定、不安分的狀態中:逃離懶惰的“套路”,逃離知識帶來的安全感,擺脫當代創作者因階級和教育背景的高度相似而造成的同質化。她的創作依賴于人類作為獨特個體的復雜和多面,以及這些個體身處變幻莫測的廣闊世界中的可能性。她說:“當下的世界平穩又充滿巨大的危險與不可知性,作家要和世界一起經歷不可思議的事情。文學要在變化的時代去講述那些永恒不變的問題。文學解決不了問題,這個是我現在能肯定的,但文學要帶著人的問題,哪怕下面是未知的深淵?!?這是她與她的文字所擁抱的使命。

          “每當有人問我怎么看待

          藝術與科技的關系,

          我都不知如何回答,

          對我來講這個問題是不存在的,

          因為我從來沒有分開去看待過它們?!?/p>

          對劉佳玉而言,學習的開端即是創作的起點。2012年,她考入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CA)“信息體驗設計”專業,從那時起她就嘗試以人工智能、編程、數據可視化等技術為媒介創作裝置,進行表達。劉佳玉的第一件作品和“wildness”有關,這其實是她的第一次學科命題作業。在對不同的人進行采訪,收集到令每個人感覺到安全自在的場所信息后,劉佳玉做了一個帳篷。當觀眾進入帳篷,會觸發裝置隨機播放一段聲音,它們來自倫敦各種被人們提及的角落,比如地鐵車廂、森林、圖書館。如果這段聲音恰好是地鐵或森林里的風,帳篷還會晃動。對觀眾而言,此刻帳篷之外就是“野地”,但當他們走出來,又會重新回到安靜的展覽空間?!捌鋵嵤窍M層^眾在帳篷的小空間里面能去想象外面的大空間”,劉佳玉說。

          這個作業一完成,就得到了在V&A博物館展出的機會。在為她制作的影像資料中,她的名字前有了一行形容:“新媒體藝術家”。劉佳玉突然明白了自己在做的原來是這樣一件事。創作第一次開啟就得到了驚喜和正向的反饋,之后類似的推力和認可也持續出現?!八?,我覺得我好像就應該做這件事,從來沒想過什么亂七八糟的?!?/p>

          戈壁綠連衣裙、黑色長靴 均為Hermès;

          金色紐結耳釘 Mistova

          在劉佳玉2014年的畢業作品《隱形之內》(Within Invisibility)中,中國各城市的風力數據通過技術手段被倫敦幽藍色的風扇即時感知,不同大洲和國度的空氣在觀眾眼前發生了動態疊加。VICE以專題的篇幅報道了這件作品,劉佳玉開始被關注。2017年,在《河邊》(The Riverside)中,一條經過長城的小溪的河床出現在了倫敦,“水流”經由立體建模后復刻的河床,匯入了泰晤士河。2020年,劉佳玉回國組建工作室,在桂林完成了個人作品《逆流而上》(In the Flow)。

          這一次,水流攀援到了喀斯特地貌的高聳山石上。她的作品總會展示出對自然流動的物質的關注,“其實我是想用自然的流動去表達宇宙的流轉”,劉佳玉說。水流看似每天尋常不息,但它的每一秒又不同。正如城市每天都在那里,但等熱鬧的白天過去,后半夜的城市會進入平靜的休整與修復,在習以為常的背景上呈現出另一種鮮活?!捌鋵嵨腋P心的自然,它本身就是一種存在,一切都是自然的,人也是自然的?!?/p>

          《逆流而上》

          “疊加”也是劉佳玉喜歡的感覺,時間與空間、人與環境,不同維度的邊界都在她的表達中具有相互疊加的可能——這是技術帶來的可能。出生于90年代的劉佳玉是代碼轉換和數據傳輸快速變革的經歷者,接觸藝術時,她并非先形成自己的繪畫語言或雕塑語言,再在這個核心之外用當代技術尋求新的方式?!拔耶敃r就是一邊學軟件,一邊學硬件,一邊再去學創作,所以我的表達方式本身就是這樣。每當有人問我怎么看待藝術與科技的關系,我都不知如何回答,對我來講這個問題是不存在的,因為我從來沒有分開去看待過它們?!眲⒓延裾f。

          相比繪畫或雕塑作品能鮮明地顯示藝術家的風格,新媒體藝術因為呈現的方式多樣,且大量素材和程序都以開源形式存在,要在創作中樹立個人風格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但劉佳玉相信,清晰穩定的藝術語言或風格源于作品量的積累,“所以就不要著急”。在創作的過程中,她幾乎都處在輕松快樂、自由自在的狀態里?!拔矣X得自己的優勢可能就是沒有學過那么多年的畫畫,在一開始接觸藝術創作的時候沒有什么以前的固有思維,沒有包袱和理論的束縛,反而做得會更加開心,更隨意。不用總想著我得批判點什么,一定要從里面去尋找它的意義是什么。無意義可能也是一種意義,它是一種當下即時的反應,是你對世界和社會立刻的反應?!?/p>

          正因為以技術為工具進行創作,人和人所做出的回應對劉佳玉而言就尤其重要。從被觀看的角度,新媒體藝術的很多作品會使用傳感器,如果沒有觀眾存在,傳感器可能永遠都不會被喚醒,作品也將永遠沉睡。從創作表達的角度,回顧自己2014年、2017年做的東西,劉佳玉覺得依然挺好的?!斑@也是為什么我覺得不要把技術看得過重的原因,如果把技術看得過重,它肯定就有過時的那一天。而我們現在依然能夠在博物館里看到白南準的作品,是因為它所傳遞的情感是不會過時的。真正的藝術作品是不會過時的,因為除了技術之外,它還有其他強有力的支撐?!?/p>

          上:《海浪》 下:《冰嶼》

          2020年回國后,劉佳玉開始更多地和商業品牌合作。她不認為一個新媒體藝術家具有商業性有什么不好,原因之一是新媒體藝術是一個操作性、實踐性極強的藝術類型?!澳愕迷囘^VR,試過AR,試過不同的技術,才知道它們到底是什么樣子的。先在一個時期大量地去做實踐,然后沉淀總結,再去做個人創作,經驗會可持續地回流到你自己的靈感和創作概念中?!备豢苫乇艿氖?,每一個創作者需要直面這件作品做完了之后,下一件作品的成本在哪里?有實體的藝術作品和較單純的影像作品都可以走進畫廊,參加展會,找到藏家。但新媒體作品是很難進入這種常規模式中的。劉佳玉認為,或許與品牌合作,創作和呈現作品的過程,就是新媒體藝術品流通和被收藏的過程,“這就是時代的變化”。

          正式回到國內已經兩年,劉佳玉將要進入她所說的沉淀階段。她將整理幾年中新的實踐經驗,重新分配時間,計劃再做一批個人作品?,F在她也在籌備自己的NFT藝術項目。對于“NFT”這個概念,劉佳玉覺得它就像是“十年前你跟大家說你在做的‘新媒體’”,“那個時候很多人都不理解,會覺得你是創客,或者這就是數字藝術。那時候大家對‘新媒體’的定義也不太明朗?!?/p>

          上:《踏浪逐夢》 中:《幻漠之花》 下:《虛極靜篤》

          有趣的是,劉佳玉感覺NFT這個新概念的出現可能會讓上一個新概念“新媒體藝術”被大眾所接受。她很看重接下來的NFT項目,想單獨把它作為一個計劃來操作,因為她不認為數字藏品就足以代表這個名詞?!癗FT本身是一個新的創作邏輯和技術,我并不覺得 NFT會怎么樣,而是在討論作為技術和一種創作媒介它可以怎么樣。所以,我希望我的新項目是基于NFT媒介去完成的,而不是一個電子圖片或者電子視頻?!眲⒓延裾f。

          攝影師:邵迪

          造型: 趙慧Michelle Zhao

          編輯:張靜Mia Zhang、朱凡Juvan Zhu

          撰文:柳鶯(陳劍瑩)、郭芷君(楊好)、閆夏(劉佳玉)

          統籌: 郭月女Summer Guo & 戴麗斯Dellis Dai

          化妝: 李濟群

          發型: 高鵬

          執行制片: Emma & 關關

          美術:程景

          時裝助理: 周昕怡、楊珞薇、蔣薏煊、劉庭宇

          設計:冰冰

          將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一場青年女性創作者跨越電影/文學/藝術的靈感游吟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又黄又爽又刺激又免费大片
          <listing id="dzxpn"><nobr id="dzxpn"><menuitem id="dzxpn"></menuitem></nobr></listing>

            <span id="dzxpn"><nobr id="dzxpn"><progress id="dzxpn"></progress></nobr></span>

              <listing id="dzxpn"><menuitem id="dzxpn"><cite id="dzxpn"></cite></menuitem></listing><address id="dzxpn"><listing id="dzxpn"><menuitem id="dzxpn"></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dzxpn">
                  <listing id="dzxpn"><menuitem id="dzxpn"><cite id="dzxpn"></cite></menuitem></listing>